香港赛马会办同乐日嘉年华 “马上芭蕾舞

  燕子,打电话给我,说,她又失恋了。哎,我实在不知怎么安慰她好了,作为闺蜜,我应该好好安慰她的,可是那又能怎样,她还是一次次的失恋,隔断时间就又失恋一次。
  恋爱经验单薄的我,实地有点不明白怎么有人会那么容易恋爱,又那么容易失恋。每一次都飞蛾扑火般勇敢无畏,每一次都伤痕累累的结束,又一次次不怕死的重新开始。说实在,这股勇气我是没有的。我总觉得如果我失恋了,可能我没有办法再很那个人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了。我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,比如最北的大漠或草原,一个人静静的生活,等找回自己,再开始。
  燕子,是我的高中同桌,她看起来冷酷无聊,个子很高,坐在课室最后面,跟班里几乎没有什么交流。我虽然挂了个学习委员的号,但学习这块她确实比我厉害得多,算是学霸吧。也不知她发什么神经,有一天跑来跟我说要跟我做同桌,我居然也答应了。开始那丫还挺冷酷的,同桌一段时间就原形毕露啦,丫本性就是半个神经病,跟我特别像。她其实特别天真率性。又非常的前卫勇敢。这是我无法比的。高三大家忙高考都疯了,她听班得瑞,去健身房练瑜伽,学习中医按摩,各种好玩,当然也带着我,高考那苦逼日子,我半条命都是她给救的。看书累了给我听班得瑞,给我按摩,拉我去散步。
  丫,暗恋我们班班草,一大帅哥,问我怎么办。我说能怎么办,学校禁止早恋啊。她说不行,要不我写信试试吧。然后就这么做了,帅哥顺利被捕捉,他两恋爱了,那是她的初恋。又青涩又美好,连手都没牵。毕业,丫去了医科大学,班草高考失利打工去了。两地分隔,情也淡了,慢慢分了手。
  再后来燕子又陆续交了几个男朋友,都是时间不长,匆匆开始,草草结束。丫,并不是游戏人生的人。所以才更痛苦。每一段都全身投入,又一败涂地的结束。光是遇人不淑,已经不能很好的解析,这种反复的失恋。
  我有时候想,丫是不是太还是孤单,太需要人关心了,所以小小的关怀,也容易融化,等真正靠近了,又觉得不是心中所求。
  又或许是,已经毕业了,再不是读书的小丫头,随着年龄渐长,旁人的目光家人的催促,让自己无法清醒的自持,世俗的目光,流言蜚语实在太伤人,因为不想听人碎语,不想家人操心,便带着试试看的心情接触一个一个或许并不合适的人。才这样情路坎坷,伤人神。
  我觉得吧,还是不要太快开始,匆匆见面,或听媒人眉飞色舞,你真正对这个人又能了解多少呢?明明不合适的人,就算勉强在一起也不开心,不开心,还是会分开的。我想,燕子要冷静一下,好好想想什么样的人才是自己喜欢的,什么样的生活才是自己真正的向往。不要着急,不要害怕,慢一点开始,选一个对的人,然后长长久久的走下去。也许这样会好一些吧。
  希望亲爱的燕子,在不久的将来能遇到真正懂她,欣赏她的人。爱是一辈子的事,多花点时间等待吧。

评论 0

  • 额~,木有评论!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