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的"速8"你迟到了吗?

  (2)关于我的小叔叔,从我记事起就一直在煤厂挖煤,好像也没听说过他换过什么其他工作。可能这也跟他的性格有关系,叔叔性格比较内敛,不爱说话,长的闷闷胖胖的,不过我大伯和我爸爸都属于瘦瘦高高的(至少年轻的时候是),说起这个叔叔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记忆,因为他也不喜欢跟我们说话,要么就闷闷地做事情,要么闷闷地待在那里看电视,对了,小叔叔做饭好吃,也喜欢做饭洗碗,其他就真的没什么突出的记忆了。倒是我的小婶娘让人过目不忘,长的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,很漂亮,很瘦,特别会赶时髦,嘴巴特别会说,让我觉得她有点尖嘴猴腮的意思。说实话,怎么看都不觉得他和我小叔叔是一对,当然这个事情我肯定是管不着。不过后来听我奶奶说,我小婶娘在刚跟我小叔叔结婚后,生过一个孩子,自己偷偷就生了,也没告诉任何人,就在猪圈房里,生完后,回家里告诉了我奶奶和小叔叔,说她生了,在猪圈房里,然后我奶奶就跑过去看,孩子在粪池里,是从上厕所那边的口直接掉到粪池的,已经快哭不出声来了,离我们猪圈不远处有一家同村的邻居,男主人是个医生,他听见有哭声,就把他打捞起来,是个男婴,他用草木灰把身上的粪渍抹掉,但是孩子因为太小,皮肤太薄,背上已经全是粪毒,很多很多密集的小水泡,红红的。后来这个孩子很快就没了。我有很多疑问,都问过我奶奶,比如为什么自己生的孩子要活活看着它掉到粪池里?为什么她要生了你们不知道?为什么她生孩子这么容易?!奶奶说,小婶娘怀孕不显怀,十个月了都不怎么看得出来,另外奶奶还说,小婶娘打起主意就不想要这个孩子,可能不是我小叔叔的,但是我小婶娘说是之前我小叔叔在工厂做工,机器切断了手指,她照顾他的时候有的。这里要说一下,我们那边农村那时候都是兴先介绍认识,然后迅速订婚,再过一段时间结婚。我小叔叔就是在跟她订婚后,手受伤了,她去照顾他的,说孩子就是那时候有的。当然这件事情已经不那么重要了,毕竟没有人追究,好像也没有人在意。但是接下来两年,小叔叔家倒是生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小女儿。生那个儿子的时候我倒是没什么印象,在生那个女儿的时候,据说有一幕特别狗血的剧情,我有点淡淡的记忆,我就在我小婶娘生产的那个房间,好像有个接生婆,我惊愕的大声叫到:“小婶娘的肠子掉出来了,小婶娘的肠子掉出来了。。。”。也没有人来阻止我,我跑回家跟我妈说,我妈才叫我不要乱说话。然后我又跑到那个生孩子的房间,已经生下来了,我看到我奶奶用一只小碗装着一截肠子,是肠子吧。。。。我现在也没明白那到底是什么,奶奶端给我小婶娘,放在她的床头,然后跟她说:“自己理”。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,反正就是有这么一个场景。然后我的小婶娘家也有了一儿一女,我奶奶很开心,因为有儿子,对我小婶娘也是百般的爱护,好吃的好喝的伺候着。

  关于我的小婶娘,也就是整个故事里面的大反派。记得那时候还只有我爸爸和大伯是分了家的,小叔叔和奶奶家还没分家,还在一口灶吃饭。我偶尔也去奶奶那边蹭饭,但是经常会看到很不好的一幕,比如我奶奶和小婶娘发生争执,其实都不是争执,奶奶就只会背后说道说道,但是小婶娘可不是好惹的角色,我亲眼见过的一幕就是,在一天快要吃中饭的时候吧,小婶娘把奶奶的头摁住,使劲往泔水桶里塞,(在农村的时候,每家都会有一两个泔水桶,专程用来喂猪的,那个桶很漂亮,只有一边有木柄,而且是弯的,是个7的形状,用来提的,这里不得不感叹劳动人民还是很聪明的)那时候农村的老太太头上都会裹着一根毛巾,折成的几折后卷在头上一圈的,然后用别针固定住,我奶奶被我小婶娘这样使劲塞,她使劲挣扎,想要挣脱,毛巾都掉到泔水桶了,我手里抱着我的铁饭碗(真的是铁的,因为小孩子怕总摔烂,就给小孩用铁碗),就想去帮我奶奶,但是不知道怎么帮,就傻乎乎的去一只拉着我奶奶的手,结果泔水也溅了我一身,我的铁饭碗也打翻了,我小叔叔就在旁边,都制止不了,完了我奶奶红着眼睛回到她自己的屋里。接着我就捡起我的铁饭碗还有筷子抱在肚子面前,跟着我奶奶一起,傻乎乎的站在她旁边,一副打了败仗瓜兮兮的样子,然后好像听到我小叔叔在跟我小婶娘争吵,但是明显小叔叔占了下风,很快就没有了动静了。后来我跑回家跟我妈说,我妈说,下次你要记得躲远点,小心小婶娘打你哦!因为是白天,又是中午,我大伯和我爸爸都不在家,我大婶娘和我妈又都不是争强好胜的人,而且平时也吃过不少我小婶娘的亏。

  比如我们家,我妈就是性格太过软弱,也从来不争什么,因为我们家没有儿子,我奶奶一直对这件事情诸多不满,耿耿于怀,隔三差五跟我爸说要再生,一定要生个儿子,而且对我妈也是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。我小婶娘就借着这个茬,基本每天都会跑到我家门口来骂,说我妈是瓦寡妇,就是没有儿子,断子绝孙的意思,这在我们那边已经是非常恶毒的话了,我妈都只会躲在屋里不出去,任她骂。因为白天我爸爸出去干活不在家,晚上才在家,我爸爸性格很强势,她不敢惹我爸,所以就只会在白天我爸爸出门了,使劲去欺负我妈。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,也没有人招她惹她,我奶奶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人,也是欺负我妈让着她,所以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去辱骂我妈,到底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快感?!我奶奶最偏爱的还是他们家,因为我奶奶只喜欢孙子,比如我堂哥,我堂弟。但是小婶娘比大婶娘恶毒,只是我小时候还不知道,我还以为我奶奶也喜欢我,就跟喜欢我堂哥堂弟一样,所以做什么还挺愿意围着我奶奶转。不过后来听我妈说,好像是因为我爸爸那段时间吆骡子吆得很顺利,挣了不少钱,她眼红,也就应证了农村的一句老话:兄弟望兄弟穷,妯娌望妯娌怂。

  比起我大婶娘,好像我妈还算是幸运的,大概我五岁左右,那时候已经有人出门打工了,比如去广州,去温州。我小婶娘就在广州去打工,然后就写信回来说,那边工厂条件好,挣钱多,她在那边做的特别好了,让我大婶娘也去,她可以照顾大婶娘。大家只知道小婶娘脾气不好,心眼儿坏,但是没有想过有这么坏!!!!毕竟出远门去打工,也算是一件大事了,长途跋涉,九几年的交通,要坐好几天的车吧,所以也没多想,我大婶娘就跟我大伯商量后就去了。去了之后,我两个婶娘住在一个宿舍,应该是多人间那种,然后我小婶娘就拉帮结派,联合宿舍所有的其他女孩子一起,欺负我大婶娘,每天晚上打骂她,各种欺负她。具体还有些什么我就不知道了,只知道没多久,我大婶娘就又回到老家了。也是从那以后,我大婶娘也就处处防着我小婶娘,尽量做到井水不犯河水。反正自那以后,我就知道了,我大伯家跟我小叔叔家关系特别不好,水火不容,见面也跟没那个人似的,甚至我大伯见到我小叔叔也是假装没看见一样。当然,从此,我妈就更知道我小婶娘是个狠角色了,因为我大婶娘较我妈而言,相对来说要强势一点点,至少知道有的东西还是需要争取,我妈是能不参与就不参与,但是这次我大婶娘吃过大亏后,我妈好像觉得她自己这样才是对的,庆幸自己一直以来安分守己。

  小时候的我,说起来也是当时的一股泥石流。。。。。(今天先到这里)

评论 0

  • 额~,木有评论!

猜你喜欢